如蓮花般高潔–記陳宜頌、楊開荊母女倆

澳門人為何對蓮花情有獨鐘?土生土長的澳門獅子會第十域分會主席梁江美芬說,蓮花是聖潔、祥和、寧靜、太平、善美的象徵;蓮花根、枝、葉、花並茂,象徵世代綿延,家道昌盛。說得多麼好啊。蓮花,素有“花中君子”和“花中美人”之稱。蓮花與澳門的關係源遠流長,澳門人甚喜蓮花,以賞蓮植蓮為樂事。在旅遊手冊上,常常可以看到澳門的一些地名、街名、村名、廟名都與蓮花有關:蓮洋、蓮峰、蓮花山、蓮溪廟等等。在澳門民間文學中也不乏以蓮花為題材的戲曲、舞蹈等。足見澳門人愛蓮之深。

以上這段文字,是十多年前澳門回歸前夕,我在報紙上讀到的新華社兩位記者採寫的通訊《澳門,映日蓮花別樣紅》中的一段。我喜歡這段文字,將澳門同胞那種聖潔、祥和、寧靜、善良的精神風貌,表達得很形象深刻。我當即把它抄錄在自己的筆記本上。

陳宜頌女士在家鄉博物館留影

■陳宜頌女士在家鄉博物館留影

轉眼之間十多年過去了,每當翻看上面這段話,便想起我的那些澳門朋友,特別是陳宜頌和楊開荊母女倆。

三年前,我採訪了一次特別的活動--“抗日英烈陳冠時追思會”。在這個追思會上,我結識了抗日英烈陳冠時的胞妹、澳門居民陳宜頌。後來又認識了陳宜頌的女兒楊開荊博士。早些年,陳宜頌的胞兄、抗日英烈陳冠時之墓,被當地政府部門以興建旅遊景點為由強行拆遷。陳冠儔、陳鐵、陳宜頌等烈士的弟妹氣不過,結伴上告。結果,幾乎跑遍了市、省、中央各級民政、信訪、紀檢部門,耗時6年多,卻猶如泥牛入海,渺無回音。

當時,弟妹三人中,年齡最大的已經80多歲,最小的陳宜頌也已70多嵗。在這段漫長的上訪過程中,很多人好心勸他們回頭罷手:“你們兄妹這是民告官,自古官字兩個口,你們拿養老金去打官司,他們派出拿國家工資的公務員來與你周旋,你還能贏得了?算了,罷手放棄吧”。

但是,他們毫不退縮,認准一個死理兒:“一個國家,法律最大,人人要守法,事事要合法,我們有理就不怕打官司。因為有眾多的革命老前輩、老首長、老領導、老同志和廣大群眾的支持,我們相信正義必勝,並一定會把事情弄個水落石出。”因陳宜頌是澳門居民,受兩位老哥哥委託,她經常帶著材料和申訴書,冒著酷暑嚴寒的天氣,奔走於香港、澳門兩地。向香港、澳門兩地的全國人大代表、全國政協委員、中聯辦、特區政府不斷反映陳家的冤情。精誠所至,金石為開,上訴材料終於引起香港澳門眾多政界人士關注,23位港澳地區的全國人大代表和全國政協委員以及國內外各界1,519人,在申訴書材料上簽名,表示支持陳家兄妹的正義行為。特別是在全國人大原副委員長雷潔瓊女士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廣東省委書記汪洋的親自過問下,抗日英烈陳冠時烈士墓終於在家鄉得到恢復重建。三年前那個“抗日英烈陳冠時追思會”就是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下召開的,陳冠時烈士的三位胞弟妹,堪稱是“守得雲開見月明”,笑到最後亦笑得最好。

然而,在此後的多次接觸中,一聊起那六年零八個月的上訪歲月,陳宜頌淡淡一笑:“都過去了,家鄉永遠是我們的家鄉,我們永遠愛著家鄉,愛著我們的鄉親。”

她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她動員散居在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國家的陳家後人捐款,把雷潔瓊和眾多老首長、全國人大代表的題詞刻成石碑,豎立在陳冠時烈士墓碑旁,為家鄉打造一座愛國主義教育基地。 “我們已經風燭殘年,如今做這些事情,不圖什麼,就是想為家鄉,為鄉親們做點事情而已。”

我通過採訪了解到,陳宜頌女士出身名門,知書識禮,但丈夫不幸英年早逝,她抹乾眼淚,在澳門獨自一人撫養著獨女楊開荊。

陳宜頌花費在女兒身上的心血沒有白費,楊開荊在澳門大學圖書館一邊工作一邊求學,一步一個腳印,獲得了北京大學圖書館學專業博士學位,成為中國首位圖書館情報與檔案管理博士。為澳門圖書館學界爭得了榮譽與光榮。

如今,楊開荊已成為澳門圖書館學界的領軍人物之一,她擔任澳門文獻資訊學會理事長、澳門大學圖書館公共檢索以及文獻組事務主管。

2010 年,發生在澳門特區的一個新聞事件,讓澳門市民深深地記住了楊開荊這個年輕學者的名字。據新聞報導稱,聯合國敎科文組織舉辦的第四屆“世界記憶工程”亞太區議會全體會議在澳門舉行,為迄今規模最大的一次全體會議。會議主要討論各個國家及地區過去兩年在文獻保護及人類記憶等方面的最新情況,並商討對策。聯合國敎科文組織于1992年創立“世界記憶工程”計劃,旨在保護無可替代的圖書與檔案收藏等文獻遺產,並設“世界記憶名錄”,分設世界級、地區級和國家級三個等級。目前,世界級名錄有一百九十二項,中國有五項文獻入選。地區級經增補有十二項文獻入選名錄,“天主敎澳門敎區檔案文獻(十六至十九世紀)”位列其中。

“天主敎澳門敎區檔案文獻(十六至十九世紀)”能夠成為“世界記憶名錄”,楊開荊博士是申報團體中的骨幹,在團隊中間發揮著頂樑柱的作用。

但是對於上述耀眼的學歷、頭銜、榮譽、鮮花和掌聲,楊開荊博士在與我多次交談中從不願提及,總是一笑了之,或許對她來說,那些耀眼的榮譽是過去式,不值一提;各種挑戰永遠在前面等著,未來的路才是要認真對待的。

作為一個學者,楊開荊博士希望自己能保持一種平和淡泊並隨時準備迎接挑戰的心態。從楊開荊博士的言行舉止中,我仿佛看到她母親陳宜頌女士的影子。

如今,每當想起陳宜頌、楊開荊母女倆,就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蓮花,想起了十年前我在筆記本中抄錄的那段澳門和蓮花的文字。是的,澳門這座小城,在悠悠歲月中孕育了多少平凡又不平凡的優秀女性啊。我所結識陳宜頌、楊開荊母女倆就是這樣的平凡又不平凡的女性,在她們身上,閃爍著自尊自重自強不息、愛國愛鄉、淡泊名利、慈愛善良的光芒,我想,這也許就是澳門特區象徵蓮花的具體縮影啊!

文:黃柏軍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