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獻整理的優秀成果:《汪兆鏞詩詞集》

文獻整理的優秀成果:《汪兆鏞詩詞集》

胡善兵

澳門大學鄧駿捷、陳業東兩位老師合作整理編校的《汪兆鏞詩詞集》於2012年8月由廣東人民出版社出版。該書彙輯完備,校勘精湛,裝幀印刷亦素樸而不失精美(李鵬翥先生為題寫書名),允為近代詩詞文獻整理的一項重要成果。本書的整理出版不僅展示了澳門古典文獻學界的深厚功力,亦體現了澳門政府大力支持文化事業、傳承文化事業的懇切用心(整理工作獲澳門文化局、澳門基金會資助)。

汪兆鏞(1861-1939),字伯序,又字憬吾,號慵叟、今吾、清溪漁隱等,晚年榜書齋曰“微尚齋”,稱“微尚居士”。祖籍浙江山陰,因其父入粵幕而落籍廣東番禺,是近代著名遺民詩人,也是經史、金石、書畫等方面的名家,著有《孔門弟子學行考》、《補三國食貨刑法志》、《晉會要》、《廣州新出土隋碑三種考》、《微尚齋詩》、《澳門雜詩》、《雨屋深鐙詞》、《兆鏞印存》等,計數十種,凡二百餘卷。

辛亥鼎革之後,汪兆鏞以遺民自居,隱退江湖。之前其異母弟汪兆銘(汪精衛)在日本參加革命黨,遭清廷通緝,曾寫信給他要求脫離族籍以免親朋受累,他照辦的同時,曾回信痛斥汪兆銘以官費留學卻做背叛朝廷之事。汪兆銘後來附日並籌組南京偽政府,汪兆鏞更是要求自己的子女不與其往來。據此二事,可窺此老安身立命大原則之一斑。而汪氏詩詞中更多家國之感,黍離之悲,對亡清頗多同情,固然是“看不清時代大勢”,然而,我們也不得不在在細味其甘苦的情況下,對傳統士大夫文人這種“忠義”的優良品格付以“瞭解之同情”的欽佩,所謂“求忠臣必於孝子之門”,求真詩人,亦必於忠臣孝子之門方可得也。

汪兆鏞晚年先後蟄居澳門二十餘年,最終老死在斯。其《微尚齋詩》、《雨屋深鐙詞》即輯刊於澳門小三巴街寓齋,收其辛亥前之詩詞作品。又有二者之續稿及《辟地集》、《蟄居集》、《紀游集》等,或是生前自輯或是身後子弟友朋整理遺稿所刊。共計詩凡五百餘首,詞八十餘闋。其詩詞所寫內容及藝術特色,鄧、陳兩位老師在整理本《汪兆鏞詩詞集‧前言》中揭橥既精要,述論亦詳瞻,此處不贅。值得一提的是,汪氏詩詞中對近代澳門人情風俗亦多描繪,而“欲折蠻花意自遲”的遺民客子心態給這些文字蒙上了一層很深的悲傷。讀者可試觀之。要而言之,汪氏平生學術、文詞,正如徐佩之、王惺岸的輓聯所云:“嶺南文獻賴公傳,驚聞絕筆空山,薄海共悲頹魯殿;濠上風煙堪自悅,留得避兵故宅,小樓長記榜湖船。”(見整理本《附錄》)

鄧、陳兩位老師所整理的《汪兆鏞詩詞集》,彙集汪氏詩詞皆以較早刊印之祖本為底本,其中有的本子是經過前人(或即汪氏本人或當時刊刻者)勘誤或紅筆精校,要之皆一依善本。更取當時重要選本、期刊如葉恭綽《廣篋中詞》及龍榆生《詞學季刊》所選錄、發表的汪氏詞作參校,以互正訛誤,亦可謂慎於刀筆。並改正、統一各本中的避諱字、異體字;其闕字從闕,不為妄補,也謹嚴地體現了文獻整理的闕疑精神。不見於底本、參校本的詩詞,則輯為《集外詩詞》以附,保存文獻,輯佚之功甚钜。後附汪兆鏞長子汪祖澤據汪氏自撰年譜及日記編成的《微尚老人自訂年譜》及行狀、墓誌銘等,便於讀者讀其書而知其人,以收知人論世之助。最後附其友朋等的輓聯輓詞、當時及後代各名家詩話、詞話對汪氏詩詞的評論等,以體現其影響及文學地位,編者搜集輯錄之力更是功不可沒。

整理本個別地方略有璧瑕,如《浣溪沙‧為榆生題所藏彊邨翁手寫詞稿》下結“十年漚歌歎冥沈”中“歌”字平聲出律,查《詞學季刊》,應作“漚夢”。此或手民誤植所致,亦書籍排印在所難免,再版時即能更正。另所附詩詞評論中已據錢仲聯《夢苕庵論集》輯入《近百年詞壇點將錄》中“地佑星賽仁貴郭盛:汪兆鏞”點評一段,而錢氏另有《光宣詞壇點將錄》,亦將汪氏點為“地狂星獨火星孔亮”,並有略評(見《詞學》第三輯二四三頁),再版時似宜附入。

總之,《汪兆鏞詩詞集》無論彙集、校勘、輯佚、附錄等各方面,都體現了整理者精湛、深厚的學術功力,允為文獻整理的優秀成果。研究近代詩詞及粵東、澳門文化等方面的學者,以及欲瞭解汪氏其人、其詩詞的其他讀者,必樂為插諸櫥架或置諸案枕,以供研究參考或閱讀品賞。另外,汪兆銘的《雙照樓詩詞藁》已見香港版箋注本行世,乃兄汪兆鏞的詩詞成就不在其下,人品氣節更不可同日而語,箋注《汪兆鏞詩詞》,當不容緩也,海內學人其亦有意乎?

原載:澳門《華僑報》,2012 年11月12日。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